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别人的勇敢

我是个被动的人
就那种 如果你不走过来
我急坏了仍会站在原地不动的人

即使我很想示好 也不露神色
或即便我超懊悔 也不愿意先打破沉默
说一句对不起

所以 其实我一直都很想感谢身边的人
会和你们相遇 都因赖你们的勇敢
谢谢你们 先踏出第一步
对被动的我先示好
我才有机会认识那么棒的人

谢谢你们看透我的被动
把我拉进你们的圈子
我才拥有那么多的快乐回忆

谢谢生命里 总有人愿意给我很多的机会
给我无限的耐性 很多的包涵
即使我还拖拖拉拉  为了是否该接受别人的好意
和自己打着拉锯战
你们仍告诉我没关系 take your time

谢谢愿意先道歉的你们
即使错不在你们 却也让了我
勇敢的结束了 无谓的冷战
隔天若无其事的 又找上了我

其实我多希望可以改一改
这无谓的性格
都几岁了 还害羞吗
但无论我说服自己千百次
到最后 我仍如稻草人般 扎着不动
即使我心里练习一遍又一遍
人走了 我都还没说出口

所以 谢谢生命里 遇见别人的勇敢
才让我那么的快乐

Wednesday, July 27, 2016

Out of the System

许多人总说 要追求自我
普通的生活 就是一种自我囚禁的制度
要求所有人都用同一把尺 去衡量所有事情
物质 就是至上 金钱就是标准

总说拿起背包 去旅行 看世界
不想活在那社会设定的制度里

那当一个人积极的跳出设定
他是否都跌进另一个设定?
那永远想不在制度的另类设定?
他又是否被限制了呢?

其实 我不明白
为什么平凡的生活 就是 system?
与其说一个人 不喜欢这system 或许改正更
他不喜欢的 只是他的生活

对我来说
可以过得平凡 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为家人 努力工作
为读完一本书 而微笑
为一场电影 而感动
为星期五 而欢呼
为新买的裙子 而小窃喜
甚至 为了偶尔的不幸 而发脾气
都是 生活里值得庆幸的小事


制度 不过是一种藉口
让大家可以安慰自己
自己所有的错误 都可以推给system
我本来就如此不羁 注定不能再着system 里存活 
这其实不是我要的 我不过是屈服于现实

我从不觉得 自己受哪个设定牵绊
因为当你有了目标 你就滑行在 自己的轨道
若你真的 那么不受约束 那就去闯啊
过你要的生活
从未努力生活 就别埋怨那从未出现过的system

当你 一脸鄙视的 说着你最受不了system
看不起那活在安逸里的傀儡时
你懂得有多少人希望 可以拥有这份安逸吗?

当你说 不想活在那fucking system 里
不过是用你的尺 在衡量另一个人的标准
你又何尝不是 强人所难

问问船夫 他想不想回家?
问问流浪的人 他想不想朝九晚五?
问问难民 希望过得更好吗?

或许大家 都拥有的太多
才觉得 别人得来不易的东西
自己可以毫不犹豫的抛弃
奔向那所谓out of the system 的生活


如果我只想要 一生平凡
这梦想 是不是就不够伟大?

Thursday, December 17, 2015

亲密无间

其实我不爱把负面情绪记录下来
但这一刻,我只想对着这无人的银幕敲键盘

有时候我会问自己
这值得吗?
看着别人围绕着不同的人
那么开心那么热闹
自己却 只能看着

可是 不
我不后悔
因为 我这一辈子
都承受不了第二次的伤害
我记得太清楚
上天给你的配套
那些所谓 与生俱来的陪伴
是可以多么的可怕

当你被所有人指责
想要逃跑 却发现自己只能忍受
当你每天睡醒
就预计到 会哭多少次
当无论你做些什么
都是一种错误的时候

曾经我没有选择
只能如疯子般活着

如今,我再也没有包袱
没有了顾虑
请容许我 不再背负这沉重的责任
是的 对我来说 只是一种责任
我只想 离开所有人和事

one day when the table turns
我只想看看是不是如此的 亲密无间






“是不是我给你三十千,你就马上闭嘴”
原谅我对此,终生难忘

Wednesday, May 6, 2015

依赖

我从不爱把感情事写下来
总认为 无论快乐或不快乐
有一天此情不再翻回来时 多么尴尬 

但是我不想忘了这感觉

因为三天里往诊所跑了两趟
所以他放下工作赶了回来
凌晨三点 看见他一脸疲惫还穿着一身工作服
笑着说 虽然来不及回家收拾
但在公司楼下的超市买了替换的内裤

我说不出话来。

我是个粗线条的人
落东落西是家常便饭
生病发烧 自己也没发现
即使医生开药 我对吞药也超没技巧
同事说生病得吃清淡
我就买了原味方便面

不是我爱糟蹋自己 
只是 一个人生活久了 
不管什么事 只要方便就好
只要不麻烦的 我都不介意

但当他出现 我才懂得软弱
或许我可一个人过
但 他让我明白
有他在 我不想要一个人过

Sunday, December 28, 2014

与我同在

When we were children, we used to think that when we were grown-up we would no longer be vulnerable. But to grow up is to accept vulnerability... To be alive is to be vulnerable.
                              - Madeleine L'Engle


跌到过,才会学习稳稳扎扎的走。
我们身上每一个疤痕,都是成长的教训。
现在遇见的每一个困境,受过的每一次伤害,
都是为了成就更好的我。

不会有一天,我便成铁人,不再流泪;
但,我在努力地比上一次还要强。

我也害怕着 深怕一天醒来
发现自己 没有变成自己小时候期许的那个人
但 六岁的你 未必做了对的选择
六岁的我 是决定嫁给郭富城的
那就做 二十六岁的你 最想要做的人

二十年后的你 经历了挫折和快乐
或许不再有伟大的梦想
但不代表 那不值得实现
一步一步 前路终会明朗的
当所有小愿望都实现时
或许是意想不到的风景

是的,我们都从学院毕业了
可是我们仍然都在学习
生活里 天天都是一种学习
忍耐 包容 慷慨 原谅 分享 关怀
今天做不到的 明天再努力一次

是会受伤的,但别怕。
我们都一样。
一切都会很好的
回头看时,一切都会值得的

所有的担心 不安
都会得到安慰。




Tuesday, July 15, 2014

跨过去吧

曾经写过一篇是关于选择的

当时的我说,不管别人说什么
选一个自己开心的就好
但如果现在 我怎么选都不会开心呢?
如果 我无论选什么 都会有人伤心呢?

好怕 好想就这样逃走了
但却又懂得 若我也离开
这事 只会越来越糟
接着 腐烂 直到大家都不愿再多看一眼

从来没试过 像这次一样刺痛我的
坐在车里 我哭了好久好久
好久好久都没那么伤心
或许最锐利的剑 就是来自最亲的人
而我害怕的 是在我受伤的同时我也刺伤了她
那我一直都想保护的两个人

我不抱怨 为什么会是我
需要比别人更努力 才能勉强得到所有人已拥有的
或许就是这些 才让明天的我
更懂得微笑 更懂得珍惜
只是最糟的感觉
是我一直在努力 却看见大家一直在放弃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自小就知道快乐是如何失去的,以后更懂得幸福是怎样练成的。不指望旁人的呵护,于是比谁都活得更强壮。屎一样的童年往事,在泥土中酝酿发酵,说不准就会培育出不让别人重蹈复徹的心 —— 林夕,心之田

很喜欢林夕的这篇文,每每提醒我
做个怎么样的人不是别人替你决定的
很多事,其实都看你自己。

我真的没了办法
真的好累了
不懂该怎么做 只知道
我 一定都会跨过去。

Friday, June 14, 2013

I dont know

Everyone value things differently,
I saw a diamond in the stone
but everyone calls me a fool
for keeping a worthless junk.

Just because I don't see things the way you did
It doesn't make me an alien
I still couldn't get over
the fact that I have to give up
my only treasure
just so you agree that I am a good girl.

In this lonely world
It's better to just stay quiet
They don't care your opinion anyway.

The older we grow,
the sadder we are.